财经首页 京讯视点 国内 国际 财经评论 财经讲堂 名家观点 热点追踪
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
首页 > 财 经 > 京讯视点 > 88亿库存160负债,“老男人的衣柜”海澜之家到底如何挽救?

88亿库存160负债,“老男人的衣柜”海澜之家到底如何挽救?

本文来源:农产品期货网 发布时间:2019.10.8

股份回购,一直以来被当成是“资本结构的防御方法”。面对海澜之家的88亿库存与160亿负债,周建平正在用他的“防御大法”试图挽救这头“装睡”的猛兽。

股份回购,一直以来被当成是“资本结构的防御方法”。面对海澜之家的88亿库存与160亿负债,周建平正在用他的“防御大法”试图挽救这头“装睡”的猛兽。

1、海澜之家想要通过回购股份的方法来刺激股价的方法似乎并不可行

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7年11月~12月,纺织服装、服饰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速仅为1.9%、1.1%,创近18年来历史最低。海澜之家在14年取得72.56%和75.83%的营收净利润增速后,业绩开始大幅下滑。另外,近半年来很多服饰企业的市值出现不同程度的缩水。其中,海澜之家和森马服饰成为市值缩水过百亿的服装企业。

整个服装行业都在过冬,2018年以来,超20多家服装企业宣布股份回购计划。包括被海澜之家、报喜鸟、太平鸟、森马服饰、探路者、歌力思等品牌。服装市场需求放缓会加速行业中企业的优胜劣汰,稳坐国内服装零售的龙头企业海澜之家嗅到了危机。在海澜之家回购股份提振市场活力之时,海澜之家的两个关键问题像是达摩克里斯之剑般悬在它头顶,随时可能落下。高库存,高负债,“双高”问题正在让“步入中年”的海澜之家提前感受到行业寒冬的刺骨凉意。

2、高库存和高负债就像是两块巨大的枷锁已经死死“枷住”海澜之家的步子

在2019年4月19号,海澜之家的股东交流环节中,多位小股东对海澜之家的存货及经营模式提出了质疑。没想到身体抱恙的董事长周建平当场发飙:“一年你就能研究得明白了?如果你水平足够,就是你来做董事长了。”年报显示,截止至2018年末,海澜之家存货同比上升11.55%,达到惊人的94.7亿元。尽管其中有半数可做退货处理,但存货增幅远高于营收及归属净利润增幅的情况,还是不免让人忧心。

对此,董事长周建平坚称,海澜之家的经营模式没有问题。“我们的营收还在持续增长,那些质疑我们存货问题的,你让他找一家营收比我们高的来,如果营收没有超过海澜,就没有资格质疑我们。”周建平言语里透露出一如既往的自信。服装行业因为运营流程长,流行周期短,有显著的季节性特点,给企业经营带来了很多风险和不稳定性。

一般服装有大概两个月的销售期,在销售进入低谷期时,商品价格下降,这种价格波动是威胁服装利润率的元凶。2017年2月,周建华之子周立宸出任海澜集团总裁,后知后觉,才想到打造“柔性供应链”。在这样的“快时尚”节奏里,海澜之家的库存周转时间像是垂暮的老者,完全跟不上国外企业的速度。但刚睡醒的海澜之家,依旧反应迟钝。

海澜之家的库存在16年和17年连续出现负增长,直接导致的后果是海澜之家在营收增速开始出现放缓,公司业绩不断下滑,估值也在下降。在15年,公司市盈率在20倍到30倍之间。到了17年最低的时候,公司市盈率只有12倍多。17年年底海澜之家库存为84.93亿元,18年年底库存为94.74亿元。库存增加了9.81亿元,增幅为12%。到了18年下半年,公司营收增速再次放缓,库存却再次出现大幅上涨。

虽然高库存问题是整个服装行业的主要问题,但是一旦处理不好,就会像曾经的服装业明星美特斯邦威一样迅速陨落。更令市场投资者担心的是,除了引人注目的高库存,高负债问题一直像个毒瘤长在海澜之家身体里。据海澜之家2019上半年财报,应付款项为77亿元,预付款项为62亿元,相比2018年年底的68亿元和48亿元,分别上涨了9亿和14亿。预收款项与应付账款本质上是企业的负债,两者相加竟高达123亿!一切的矛头都在指向海澜之家的发家根基。

3、“双高”问题压得海澜之家“喘不过气”,周建平最引以为傲的“上游赊销货品制+下游财务加盟制”的托管式加盟模式似乎难逃其咎。

“上游赊销货品制”即海澜之家以赊账的方式从供应商处拿货,当商品销售完成后再付给供应商付款,并且附有可退货条款的商品,如果没有销售出去的存货可以按照成本原价退还给供应商。“下游财务加盟制”即下游加盟商作为财务投资者角色,只承担开店和人员工资,不负责门店管理。其余所有工作全部由海澜之家进行标准化管理,甚至连门店选址都由海澜之家确定。

这么做得好处在于,海澜之家可以根据数字化系统掌握各门店的销售情况,灵活调配商品。在销售收入方面,海澜之家还能按比例和加盟商分成。从另一方面来说,上游供货商替海澜之家分担库存危机,而下游加盟商则是分担了高速扩张需要的庞大资金。这种“独特”的模式曾经一度让海澜之家在众多服装企业中成为战无不胜的“黑马”,但随着企业扩张的雪球越滚越大,库存的车轱辘一旦出现问题,高负债自然接踵而至。

随着海澜之家进入成长瓶颈期,服装行业的不景气就直接倒逼出了隐藏在海澜之家“双高”问题。然而,周建平的做法颇有点“以毒攻毒”的意味。2013年周建平曾在海澜之家投资者见面会上一改平日低调风格,豪迈无比公开叫板“亚洲最会卖衣服”的优衣库,并强调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截止2019年一季度报还显示,海澜之家的门店才5369家,其中加盟店5174家。到了6月30日,海澜之家的门店已然突破7000家!

独做男装,海澜之家负债与库存并不凸显,一旦进入多元化道路之时,海澜之家的库存与负债就像“坨了的面”,难以下咽,又碍手碍脚。对于服装行业来说,价值链是一个微笑曲线:“设计和品牌、渠道与销售”是盈利能力最高的两个环节。经过市场几十年的洗礼,今天的受众审美和当初的消费者定位已经千差万别,被戏称为“老年品牌”、“土味男装”、“老男人的衣柜”的海澜之家在“设计和品牌”上已经落后优衣库、ZARA、H&M等国际快消品牌。如今,在独特的经营模式下,“渠道与销售”优势也已不再,海澜之家的微笑曲线开始“畸形”,正在高盈利轨道上脱轨。“国内服装企业第一”和中国民企百强的“宝座”,海澜之家或许“打个盹”就丢了。

(原文标题:负债160亿!海澜之家如何自救?)

推荐阅读:高额存货压力大 海澜之家入驻美团拓展业务

责任编辑: 安婷

阅读量: 465

网友评论
(500字以内) 发表评论

推荐阅读

聚焦专题

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:皖字第00463号    网文经营许可证:(2017)11050—203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1-65260562    客服电话:400-006-3688    邮箱:kf@jingxunwang.com.cn
京讯郑重声明:京讯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,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
Copyright 京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   皖ICP备17007592号    皖公安网备34019202000309号